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开启辅助访问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我是怎样学会不随地吐痰的

发表于 2012-3-6 23:0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是怎样学会不随地吐痰的
 2008-03-01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来源: 中国青年报
记者从“健康奥运、健康北京”动员会议上获悉,北京市拟在年内设立“禁痰日”。该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春季是呼吸道疾病的高发期,为提倡讲卫生的生活方式,根除部分市民随地吐痰的陋习,本市拟在年内将某日定为“禁痰日”,具体日期及相关内容正在商讨之中。(《京华时报》2月29日)
    “禁止随地吐痰”的告示我们见多了。对随地吐痰的批评屡屡成为各地媒体乃至两会的议题,虽然最近有调查称“北京市民文明指数上升,随地吐痰现象下降”(《京华时报》2月2日),但在外国记者眼中,“随地吐痰仍是中国标志性现象”。(《青年参考》2007年11月30日)
    在我们这个国家的首都,“吐痰”这件小事不得不当做大事反复来抓,一方面说明移风易俗、改变人的习惯是多么难,另一方面,我怀疑抓这件事的工作本身是值得检讨的,怎样才能让“群众”学会不随地吐痰,看来不是不需要深入探讨的。
    “禁痰日”是个不错的主意,在我看来,它最大的作用是有助于培养人们对于随地吐痰的羞耻感,形成这种羞耻感比宣传“迎奥运”、“传播病菌”之类的大道理更管用。迎奥运不过是一阵刮过事物表面的风。“呼吸系统感染病”也吓不倒人,我们往地上吐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吐了上下五千年,也没怎么样嘛。
    不过,靠“禁痰日”一天工夫是形不成羞耻感的。按理说,天天都应是“禁痰日”,而且,最最重要的,我迫切地想提醒衮衮诸公的是:全国人民口中的痰其实是听不懂禁令的,当人民行在车水马龙、烟雾沉沉的街道上,即使是禁痰日,它们也可能随时不识趣地涌上喉头,而当痰哽于喉,又没带纸巾,又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吐,人民该如何是好呢?
    如何帮助人民避免陷于这种窘境,我以为这是“禁痰”能否成功的关键,也是政府为人民服务、向人民献殷勤的好机会。
    具体做法,我的建议之一是在街头、公交车、出租车内等场合向人民敞开供应免费卫生纸,多设垃圾桶。
    在此,我想谈一点个人体会,说说我是怎么学会不随地吐痰的。
    作为一个在农村长大的中国人,我从小就随地吐痰,这个习惯虽然到了伟大的首都学习、生活之后有所收敛,但并未根除杜绝,其实是直到最近几年才发生“质变”。“质变”是怎么发生的呢?我记得有一天在一个公共汽车站看到地上的无数黄白痰迹,突然感到无比恶心,我自己刚刚在那儿下意识地吐过!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做这么让人恶心的事了!
    关于吐痰问题的为什么和怎么办,那天我坐在公交车上一路想了很久,突然顿悟到:一切的缘由都取决于一张小小的卫生纸。其实,多数人知道随地吐痰让人不舒服,自己也多少有一点不好意思,但问题是,我们很多人不知道(没有意识到)在路上有了痰除了吐在地上还能怎么办。我们很多人没有习惯每天带卫生纸出门,在很多农村地区甚至根本不用卫生纸,带了卫生纸也主要用来擦嘴、擦鼻涕,不习惯或“舍不得”用来吐痰,因为带得不够。
    从此,我出门总是尽量记得多带卫生纸,以备不时之需。用卫生纸吐痰之后,才发现在北京的很多地方垃圾桶并不好找,有时你得手提包痰的卫生纸走一两公里。
    所以我以为,在激发羞耻心的同时,做好免费提供卫生纸、多设垃圾桶等服务工作,能更有效地帮助人们改掉坏习惯,使随地吐痰不再成为中国标志。当然,此外,我也赞成加大处罚,引导公众养成好的习惯,有时不能回避使用惩罚。
    如果光讲禁痰的大道理,不提供方便吐痰的小服务,不考察解决人民吐痰问题的细节,那么,我对北京乃至全国各地的“禁痰日”是不抱多少希望的。(刘县书)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1-6 13:10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只有把这种想法时刻印在脑子里,当成自己的一个原则,才能尽快的改掉这个坏习惯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7-5 13:4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帖要回,回帖才健康,在踩踩,楼主辛苦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